“平安大姐”工作室:南腔北调化干戈 五湖四海故乡情

“平安大姐”工作室:南腔北调化干戈 五湖四海故乡情

  中新网湖州7月23日电(记者 施紫楠)在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织里镇利济西路160号,有着一家“平安大姐”工作室。工作室内,来自河南的“平安大姐”胡艳杰,刚解决完一起员工吵架纠纷。

  打开厚厚的调解记录本,胡艳杰在员工吵架事件那页写下了调解结果。这本记录本里,清楚记录着每一起矛盾纠纷的调解时间、地点、案件类别和调解人等情况,最后还有“平安大姐”的调解心得。

  “记录本里啥纠纷都有,我们都会用‘法、理、情’来调解,都要有个说法。”胡艳杰说。

“平安大姐”与员工交谈 张栋 摄

  从一条“扁担街”到“中国童装之都”,织里是浙江民营经济发展的“叙事起点”之一,如今已有童装户1.4万余家,电商企业8000余家,年产各类童装14.5亿件(套),占据中国国内童装市场的2/3以上。

  产业集聚,吸引了来自各地的创业者。在该镇45万常住人口中,有35万是外来人口。这些外来人口,在托起织里童装产业的同时,也给城镇治理带来了新挑战。如何在有限的社会资源中,平衡本地人口和外来人口的需求,将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?

  2015年,来自辽宁海城的童装企业主徐维丽联合来自9个省16个地区的24名“老板娘”,成立了名为“平安大姐”的民间志愿服务组织。

  徐维丽在织里做了18年童装生意,最初只是租下了2间店面,如今已拥有2万多平方米的厂房,还陆续办起了毛衫厂、童装连锁超市等。

  “这些年在织里创业的过程中,我十分感谢那些帮助过我的人,所以总想着能为这片土地作点贡献,也去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。”当徐维丽把想要成立一个社会公益组织的想法告诉周边的好姐妹后,大家一拍即合。

“平安大姐”在做志愿活动 张栋 摄

  “平安大姐”工作室成立后,徐维丽和姐妹们轮流为民众提供调解服务,劳资纠纷、房屋租赁纠纷、员工与老板之间的矛盾等,都在她们的调解范围内。

  “我们的队伍里是来自五湖四海的‘老板娘’,大家都有着同等的创业经历。所以‘平安大姐’的调解法宝就是‘用情’,用‘他乡遇故知’的情义化干戈为玉帛。”徐维丽说,这或许正是新型城市化进程中,每一座“移民城市”所需要的治理力量。

  黑龙江人马玉兰来到织里创业20多年,如今一家人已经彻底融入这里。在她看来,织里的包容性很强,从来没有排外的做法。加入“平安大姐”后,马玉兰主要负责劳资纠纷调解工作。

  “刚开始大家可能还有些距离感,但如今团队里的人默契感十足,拥有很强的凝聚力。”马玉兰说,“这么多年下来,调解纠纷就像是分享经验一样,把这个事情分享出来再进行调解,感觉很有成就感。”

  眼下,“平安大姐”的队伍已经壮大到30余位成员。她们活跃在织里的大街小巷,共成功调处各类纠纷1320余件,调解成功率超过98%。

  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。为了让工作室发挥更好、更长久的社会效益,2017年,14位“平安大姐”众筹并作为股东成立了“湖州安姐实业有限公司”,取得的利润大部分用于公益活动和平安建设。

  以新调新,以新助新。“平安大姐”们用南腔北调疏通了新老织里人的烦心事,也让新老织里人的关系越来越融洽,成为政府鼓励社会团体参与社会治理、推动社会治理重心下移的一个缩影。(完)

【编辑:苑菁菁】